此时,司机的手腕倏地被一只大手扣住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3
  • 来源:91影院未满十八周岁

  此时,司机的手腕倏地被一只大手扣住了。

  「放开她!」威严的命令口吻,刺入司机的耳里。

  司机受惊似的立刻乖乖松手,接着,蕊儿娇小的身子便被一只强而有力的臂膀给捞了去。

  「啊!」蕊儿重心不隐的趺进男人结实的怀抱里。

  她抬起一张无助的小脸,迎视神情冷峻的英俊男人,一颗心顿时像擂鼓一样激烈的跳动着。

  是他,昨晚的郜先生。

  她惊喜的露齿一笑。

  真是好巧!

  不、不对——

  旋即,她哭丧着小脸。

  好死不死又在7-eleven前面这条马路上巧遇郜先生,他该不会是来找她吃红豆冰的吧?!

  人家她不想破费啦,呜呜……

  「你敢打她?!」郜闳一双燃烧着怒焰的黑眸,彷佛欲将人烧成灰烬。

  司机被男人的气势震愕了一下,脸色苍白如槁灰,浑身瑟瑟发抖,「她……她没付……没付车资……」

  「不到三公尺距离耶!你怎么好意思收钱啊?!而且一收就收七十五块,抢钱喔!」躲在郜先生怀里,蕊儿仗着有人撑腰,胆子大了起来,据理力争。

  郜闳眯起一双魔魅的黑眸,默默地瞅着怀里的蕊儿。

  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压迫感,瞬间淹没了蕊儿的心,但她仍倔强的伸出颤抖的食指,指着脚前大约三步距离的地方,结结巴巴的道:

  「本、本来就是嘛!你你你你你……瞧我是由那边上车,这边下车的,他居然要拿我七十五块耶!我当然只给十块钱罗!」

  见郜先生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她,以为他不挺她了,蕊儿心里可急了。

  郜闳眼中闪过一丝怜悯,因为她瑟瑟颤抖的娇躯,竟具某种魔力的撼动了他的心,惊疑着心头对她那种占有与保护欲,这般前所未有的异样感,唯有她能给他。

  不过,现在他要帮她处理掉眼下的事情,因而,当他的目光回到司机身上,立即恢复那冷得足以将人冻僵成尸的寒冽。

  「吴道。」郜闳疾言厉色的唤着随侧的保镳。

  「总裁,有何吩咐?」吴道低头接令。

  「给这位先生一百块。」郜闳的作法是帮纪蕊儿息事宁人。

猜你喜欢

想到这里,六婶又看了下旁边正在慢条斯理地喝咖啡的郁龄

想到这里,六婶又看了下旁边正在慢条斯理地喝咖啡的郁龄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,就算为了让外婆答应过来相亲,想必也不会太放在心里,两人是不可能的了。虽然心里遗憾,六婶面上却没有显露

2020-04-12

老太太虽在乡下生活了大半辈子

老太太虽在乡下生活了大半辈子,却也是个知书达理的,不会像那些乡下人一样稍不如意就出口成脏,否则也没法养出郁敏敏那样兼具美貌与才气的奇女子,让江禹城为她神魂颠倒,不顾家人反对娶了

2020-04-12

不止这样,叶明觉甚至还亲自过来“探视”了一番叶晓玥的身体

不止这样,叶明觉甚至还亲自过来“探视”了一番叶晓玥的身体,摆足了父亲的架子,一副体贴关怀的样子。叶晓玥看着他假的不行的演技,实在没有耐心去应付,不过坐了五分钟就表示自己要休息了

2020-04-12

气息所过之处,全都一片清爽舒适

气息所过之处,全都一片清爽舒适,就是伤重的心口位置,疼痛也在快速的减轻。果然是好药!叶晓玥感受着体内明显的变化,看着墨凌夜的眼神复杂起来。他这么帮着自己,究竟是为什么?要说利用

2020-04-12

这么久了,沈东远还是第一次来她的房间

这么久了,沈东远还是第一次来她的房间。写字台上铺了小碎花的花布,右角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大瓷缸子。桌子旁边的衣架上挂着常穿的衣服还有一个小布包。床上铺的小碎花的床单和桌子上的桌布是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