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么久了,沈东远还是第一次来她的房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2
  • 来源:91影院未满十八周岁

  这么久了,沈东远还是第一次来她的房间。

  写字台上铺了小碎花的花布,右角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大瓷缸子。桌子旁边的衣架上挂着常穿的衣服还有一个小布包。

  床上铺的小碎花的床单和桌子上的桌布是一个花色的,格外好看。最让他惊讶的是,这个写字台上有一大半被书占据了,有散文集有小说,甚至还有国外翻译过来的小说,桌子上还摊着几张白纸,上面画着各式各样的小人,别说画的还挺漂亮。

  他不由得惊讶的看了她一眼,她正忙着把床上的被褥叠起来。那些书,很多他都没有看过,要知道她也就略认识几个字,不是个睁眼瞎罢了,怎么又会读书又会写字的。他想起她借那三十块钱的时候,字迹隽秀工整,真是要比普通人好的太多了。

  “沈东远,你可给我安好了,别扇着扇着掉下来了。”扇这样的风扇真是有压力,万一掉下来,多危险啊。

  忽然想起她的声音,沈东远收回思绪,“放心好了,绝对掉不下来。”

  装好了,拧开开关,风扇顿时转了起来,屋里顿时凉快起来。朱海眉站在风扇下面吹了一会,心情大好,“为了表示感谢,晚上我请你吃饭。”

  “好啊,”沈东远很自然的说道,她做的饭着实好吃,好久不吃,都有点想念了。

  沈东远倚在门口,看她熟练的切菜炒菜,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,好看极了,“上次的事情,有我不对的地方,你别生气。”道歉的话一下子说出来,连带着他自己都不自在起来。

  “没事,都过去的事情了,今天我给家里寄了两百块钱过去,二弟不是要上高二了吗,得交学费什么的,你下次写信的时候,也让二弟买两身衣服。大了也该打扮打扮,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也不能太小气了。”

  沈东远目瞪口呆,这么关心的话竟然是在她口中说出来的,还给家里寄了钱,一下子还寄了二百。

  他心里还是很感激的,他想多抽出点钱来给家里,但是津贴有限,他就是再有心也无力来,他忽然想知道她做什么买卖了,但是询问的话,他怎么也问不出来。

  两个人吃了饭,他看她要回房了,才挤出两个字来,“谢谢。”

  朱海眉弯了弯嘴角:“不用谢。”

猜你喜欢

想到这里,六婶又看了下旁边正在慢条斯理地喝咖啡的郁龄

想到这里,六婶又看了下旁边正在慢条斯理地喝咖啡的郁龄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,就算为了让外婆答应过来相亲,想必也不会太放在心里,两人是不可能的了。虽然心里遗憾,六婶面上却没有显露

2020-04-12

老太太虽在乡下生活了大半辈子

老太太虽在乡下生活了大半辈子,却也是个知书达理的,不会像那些乡下人一样稍不如意就出口成脏,否则也没法养出郁敏敏那样兼具美貌与才气的奇女子,让江禹城为她神魂颠倒,不顾家人反对娶了

2020-04-12

不止这样,叶明觉甚至还亲自过来“探视”了一番叶晓玥的身体

不止这样,叶明觉甚至还亲自过来“探视”了一番叶晓玥的身体,摆足了父亲的架子,一副体贴关怀的样子。叶晓玥看着他假的不行的演技,实在没有耐心去应付,不过坐了五分钟就表示自己要休息了

2020-04-12

气息所过之处,全都一片清爽舒适

气息所过之处,全都一片清爽舒适,就是伤重的心口位置,疼痛也在快速的减轻。果然是好药!叶晓玥感受着体内明显的变化,看着墨凌夜的眼神复杂起来。他这么帮着自己,究竟是为什么?要说利用

2020-04-12

这么久了,沈东远还是第一次来她的房间

这么久了,沈东远还是第一次来她的房间。写字台上铺了小碎花的花布,右角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大瓷缸子。桌子旁边的衣架上挂着常穿的衣服还有一个小布包。床上铺的小碎花的床单和桌子上的桌布是

2020-04-12